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新度网,新事都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272|回复: 2

[我的偷情史] 我的偷情史(一)·偷花的贼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7-22 13:0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作者简介:弹头哥,姓:弹,名:头哥,字:扯蛋,号:枪管居士,别号:不想飞出去。中国当代偷情文学开山鼻祖,2018年第90届奥斯卡最佳编剧,代表作:长篇小说《我的偷情史》、诗集《秦淮河的嫖客》、短篇小说《有你陪我》等。《我的偷情史》创2011年、2012年、2013年连续三年中国十大畅销书榜首。



第一章 我偷了张小花


    我和张小花是真正的青梅竹马,从小在同个小县城里一起长大,是李白诗里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”的那种,隐约相爱,却终于没有一起跨入“坟墓”——结婚成为夫妻,以后死了,也不会埋骨于同一座坟墓,然而张小花毕竟影响我生命的始终。这几天我和张小花在QQ上聊得眉飞色舞,听我说要写《我的偷情史》,张小花连发呲牙笑脸,问我要写偷了哪些人,我说我第一个就想写你,张小花立即就发了一个愤怒的臭脸,说:“敢写我,就把你蛋扯了!”张小花是着实不愿意,我这样做了之后也很有可能被扯蛋,但是我就是胆大包天,也很想知道张小花会真扯还是假扯,假想一番:要是张小花在这之后和我见了面,一把抓在手里,握住不放,疼爱有加,岂不美哉!女人本来善变,要是将来张小花以为自己可以和本作一起名垂青史,由此心念一转,这样的假设就完全有可能变成事实。于是我不仅拍板要第一个写张小花,而且要给第一章堂堂正正地挂上个标题:《我偷了张小花》。小花,你看到这里肯定要狡辩:“你没偷我!”就当是你说的没偷吧,反正我偷的不是人,是情。明白不?偷情史的偷情。

    那年我五岁,生性顽劣,我爸爸妈妈送我进幼儿园,我用哭闹取得了一场胜利,最后从幼儿园退学,学费给了别人进了幼儿园。当年我压根就看幼儿园阿姨不顺眼,忍不下阿姨当孩子王这口气,我要自己当孩子王,领着一帮兄弟,到大街上和另一帮小孩子们“混战”。从幼儿园退学成功,令我很是亢奋,很有寻衅滋事的念头。一天,“探马”(我当年给每个小帮众安排一个职务,如“探马”、“狗头军师”之类,本人自称大元帅)来报:某某某和某某某以及某某某在南门街晃荡,可嚣张了。我不由大喜:走,兄弟们,去教训教训他们!当时七八个小朋友响应,于是每人发一根三指粗细的竹竿,出兵了。等找到这群人,我发现我个头在两帮人中间还是最高的,对方也就六七个人,当中还有个女的,个头是他们中最高的,快有我高,但是没我高。当年我可擅长恃强凌弱了,心想一定可以把他们打得大败,于是冲他们很凶地大叫。只见这小女孩站出来,说你们有兵器,等我们也拿来兵器,我们来打战。我说好,快去拿。不一时,这伙人就回来了,只见他们每人手里握的也是竹竿,不过,都有四五指粗。双方划好界限,一方一边,大喊一声,就都挥舞起竹竿,“撕杀”起来。当时的常规打法是:双方竹竿对竹竿猛敲,并不往人身上砸,敲得对方手软、后退,直至退出界限就算对方输。这一开始,我方骁勇奋战,“杀”得对方节节后退,眼看胜利在望,突然只见这女孩眉毛一竖,脸色大变,“嗨”地一声喊叫,我还不及反应,就觉头顶“咣”地一声响,喊了声“哎哟”,忍不住痛丢了竹竿蹲下身来抱着头,两方人马都叫起来:出血了!随后行凶者和受害人双方父母赶到,带我去医院上药,这场“战事”就不了了之。这就是我和张小花第一回照面的情形,当时张小花连一句“I am sorry”都没说,就不知去向,后来带我上医院、付药费的是她的父母。直到时隔十九年后,张小花用她温暖的小手,抚摸我当时受伤的部位,轻轻地说:现在还会疼吗?我才觉得这一记挨得也不算太差。

    六岁时我开始收心,性情有所转变,开始想上幼儿园,而且快要上小学不读幼儿园不行,于是我爸给我报名Y县SY幼儿园读大班。上大班第一天,却意外见到一张脸孔。

    没错,这张脸孔就是张小花,这年我读大班,张小花也读大班,而且很巧地,分在一个班里,更巧的,阿姨安排座位,我俩成了同桌,这天起,我懂得了张小花姓张,名小花,和我同年。我并没有因为挨了张小花一竿子而怀恨在心,爹娘从小就教育我要大度,而我的确很大度,经常对张小花露出呲牙笑脸,可是张小花起先对我总是摆着比QQ愤怒表情还难看的臭脸。上学放学,阿姨要我们排队走,和自己的同桌手拉手走,我的手伸过去,张小花经常暗地里狠狠地掐我一下。

    Y县县城里有座公共澡堂,分男部、女部,小时爸爸常带我去男澡堂洗澡,里面人很多,我的游泳术,也就是7岁时在这澡堂的大水池里学会的。上幼儿园后有一天,妈妈带我去洗澡,爸爸没去,就要带我进女澡堂,我说我不进去,我是男孩子。妈妈说没关系,里面也有妈妈带男小孩进去的。不得已,被妈妈带了进去,里面人也很多,老的嫩的,雪白白一片,令我至今印象深刻,这是自我能记事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进女澡堂,当时只觉恐惧和厌恶。进水池前,妈妈在水池边把我衣服**,脱完衣服,我一转身,就看到一张脸:“张小花!”我看到的是张小花赤裸裸地被她妈妈拉着手,母女俩洗完澡正要到椅子边穿衣服,被我条件反射地一叫,张小花转过脸很吃惊地看着我的脸,眼珠子向下转到我的小肚子下面,突然就用一只手捂着嘴作笑不可支状。十九年后之后到现在的十余年里,每当我和张小花幽会,张小花总会引此为经典,无论是生气,还是撒娇,冲我叫:“没毛的家伙!”有时我反唇相讥说:“幸好你没做我老婆,不然哪,我哪好意思跟人说我见过我丈母娘雪白雪白的。”

    女澡堂一遇后,张小花对我的态度开始改变,此后我们开始友好地手拉手,一直拉到了小学一年级,Y县的SY小学是很正统的小学,上小学后,我和张小花虽然没被分在同个班里,但是仍然保持幼儿园里手拉手上下学的习惯。

    这在当时我和张小花都觉得很正常,因为年幼,心灵纯净如蒸馏水,在众目睽睽之下,我拉着张小花的手,谈笑风生,旁若无人。

    然而,我们渐渐知道,上小学继续保持手拉手,不合时宜,首先小学老师不象幼儿园阿姨鼓励男女同学之间手拉手,其次是周围同学、校友议论多。有一段时间,我和张小花放学告别时,总要互相问上一句:“明天我们还拉手吗?”“还拉!”我们感觉同学友谊最好莫过于拉手,因此问心无愧。但这最终成为导致张小花成为我姘头的原因。

    我的一年级同学王小刚是个混蛋,跟我好过一阵子,当时我和赖靳、王小刚三人**,出群结对。有一回我们仨一起上厕所拉屎,我先拉完,擦完屁股,起身就见王小刚正拉起裤子,把厕所纸折好放进口袋,我很吃惊地问:“你拉不出来吗?”王小刚得意地说:“拉了。我拉得干净,用纸擦了屁股,纸上都没有屎,你看,我收起来下回用,省省纸。”就是这个这么奇葩的人物有天问我:“张小花是不是你姘头?”当年我哪知道姘头是什么意思,回家问我爸,我爸一番解释之后,我开始是感到害羞,最后恼羞成怒,第二天上学见着王小刚就扯住他领子吼道:“你这短命鬼以后少给我胡说八道!”王小刚一挣扎,我没注意就脱了身,边在教室里跑,边大叫:“张小花是弹头哥的姘头!”气得我目瞪口呆。此时全班同学齐声起哄大叫:“张小花是弹头哥的姘头!”碰巧张小花正经过我教室,闻声冲了进来,冲王小刚喊道:“姘头怎么了,长大后我就是要嫁给他!”真是火上浇油,同学们的起哄更凶了。搞得我涨红着脸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......

    自此以后,我开始怕见张小花,自然也不会去拉她的手,见着就觉脸红,极其尴尬。这是幼年时的我,极具羞耻之心使然。这样过了一年级,上了二年级读了半学期,我们举家就搬到C县城去了,离开了Y县,从此离开了张小花,许多年间从无音讯,几乎快忘了这个人,直到十七年之后,一次意外的邂逅,我重又拉了张小花的手,后来又使张小花成为我真正的姘头。这第一章写的是我和张小花童年的故事,张小花在我的偷情史实当中,既是第一个,也将会是从始到终的一个,我们成年以后的故事还有很多,在以后的许多章节都会穿插进去,这第一章,先向广大读者交代清楚这段史实,免得后面章节又要倒叙欲麻烦,也免得诸位看得不清不楚的。虽然还没写到,但是,张小花,我姘头,我偷过的,给大家先造个印象,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一章。

(备忘:第一章起于2010年6月26日夜,成于6月28日凌晨1点15分)



该贴已经同步到 合金弹头的微博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6-2 14:48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你一下,好贴要顶!












武汉建站.武汉建网站.武汉设计网站.武汉网站制作.武汉网站建设.武汉做网站
网址:yrxnet.com  咨询QQ:87878536  79180068 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17 20:1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妈呀,爱死你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站地图|新度网, 新事都 ( 闽ICP备10010292号  

GMT+8, 2018-7-18 15:05 , Processed in 0.096324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