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新度网,新事都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578|回复: 4

[我的偷情史] 我的偷情史(二)·野偷之欢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7-22 13:09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我和若嘉并肩在L市的河边漫步,从城市步入郊区的地界,人烟渐稀,虫鸣却越觉清脆。夏夜凉爽的风吹来,钻进我的鼻孔,把若嘉的发香带进我的心肺,我不由抬头深吸一口气,想把这令我身心愉悦的香气就此禁锢在身体里,随心房跳动,随血液流转。我略低头,侧脸看看若嘉,若嘉始终不语,月光之下,她的脸,轮廓晶莹,微微上翘的睫毛,轻轻驿动,挑动我原本故作的平静,我突然有股冲动,伸出右手,把若嘉的左手拉过,若嘉转过脸去,用另一手轻轻遮了遮脸,却并没有拒绝。
    这是我和许若嘉的第一次约会。初见若嘉是在与朋友们的一次宴会上。酒后,众人要作四处散,李芳大叫道:
    “弹头哥,你送许若嘉回去!”
    “为什么又是我?”我故作委屈地说。
    李芳指着一桌的人说:“这里只有你是已婚,安全,哈哈哈。”
    我对许若嘉说道:“走吧,我们去搞点不安全的让他们瞧瞧。”
    其实我心里窃喜,从看到的第一眼起,就认为许若嘉很好看,面容、身高、举止和某个人有些神似,令我在酒中有些振奋,不免多炫耀了几杯而不醉。
    众人散去,我和许若嘉慢慢走到大路上边上想打出租车,出租车却如不毛之地的荒草,春风吹也不生,许若嘉说:走回去吧。
    边走边聊,已知双方身份,许若嘉说,她是某公司的职员,不很喜欢现在的工作,而对我的职业有些好奇。送她到她家楼下,我们交换了手机号码。我对许若嘉说:“改天我再邀你散散步。”她脸上泛起微笑:“看机会吧。”
    两个月后,我们就有了第一次约会。
  关于约会,许若嘉说看机会吧,实际上并无复杂,两个月后,我只是在拨弄手机时,看到通讯录里“许若嘉”三个字,想起她如夏夜凉风般令人神清气爽,就很想给她打个电话,于是就拨了号码。
    当时连日不雨,暑热难挡,晚饭后独自在家很觉不痛快,看着窗外小树随风摇曳,我与手机另一端的许若嘉寒暄几句后就说我想约你出来散散步,许若嘉很爽快地说好呀,到我家楼下等我。这一句声音令我觉得如黄莺出谷,甜美无比,沁人心田。不久后,我们就来到了河边。
    我拉住了若嘉柔软的小手,有如握着块软玉,这形容很传统,但我别无词汇可以形容,两人无语地走着,夜很寂静。我想打破沉默。
    “如果和美女单独走在一处,不拉你的手我会觉得很别扭,现在感觉就很好。”
    “唉,你,不是好人。”
    “你也不是。”
    我停下脚步,拦腰把若嘉抱进怀里,月光之下,若嘉仰着脸看我,眼光镇定,表情恬和,我把嘴唇印在她的唇上,从此也就把许若嘉这个女人深印在了自己的心中。
    亲吻原本如此美妙,我和若嘉的呼吸都变得急促,唇、齿、舌尖的交融是两人对内心渴望的求索,寂静的夜里,我的耳里只有若嘉快乐而缠绵的低吟声。当黑夜重归寂静,若嘉重又和我牵手,我很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,一直走到夜的尽头。
    我是如此贪恋花前月下的欢会,可以乐此不疲,索求无度。过去和初恋情人曾有过的无数个夜晚的花前月下,以及给我的陶醉感觉,和我失之交臂许久,当我遇见许若嘉,全然不觉她是陌生人,而是充满着久别重逢的喜悦。本作写到这里,第二章,但是我的偷情其实是从和许若嘉开始,所以我和许若嘉的历史,是我的偷情史的真正开场,我以花前月下作我的偷情史的开场,在这里就很有必要为“花前月下”来一番注脚。
    唐朝白居易在《老病》诗里说:“昼听笙歌夜醉眠,若非月下即花前。如今老病须知分,不负春来二十年。”人的一生,青春时光不过二十来年的光景,当老病缠身,我们对美好青春时光的回味,不会是酒绿灯红的KTV,不会是床第间的欢爱,我们更多的回忆,唯有花前月下的爱情。
    自此以后,我与许若嘉有许多花前月下之约。

    前文说过,张小花对我的昵称是“没毛的家伙”,我对张小花的昵称则是“白花花”,而许若嘉对我的昵称是“坏人”,或者“坏蛋”,我对许若嘉的昵称则是“孔子他妈”。我和许若嘉之所以如此互称对方,是有典故的。以下部分就是我们昵称的由来。
    我和许若嘉的花前月下遍布L市长草的地方,我们最喜欢去一处小山坡的草地上,这里幽静,四处无人,我俩可以相拥着面对月亮升起的地方,直到月亮了无踪影。
    有天晚上,我和许若嘉又来到这片草地上,若嘉兴致很高,踏进草地就两脚先后一甩,把高跟鞋甩得老远,赤脚跑在草地上,跑在我的前面。我仔细端详着我面前的身影,若嘉披肩长发没有盘起,身着白色短衬,蓝色短裙,腿上没着丝袜,小腿纤细修长,全身越发显得挺拔匀称,很是动人。我全身的神经都被挑动得兴奋,于是跑上前去,把若嘉抱着放在草地上,紧紧地相拥,深情地亲吻......
    我的手抚摸到若嘉的腿上,觉得细皮嫩肉,光滑无比,于是坐起身,把若嘉的左足捧在手里,欣赏起若嘉的美腿,柔和的月光映照下,若嘉的小腿晶莹剔透,皮肤富有弹性,若嘉匀称修长的小腿令我心不转睛,尤其是足踝上部特别纤细,小腿肉却很圆润,整条小腿曲线玲珑。当时我盘腿坐在若嘉的两腿前,轻摇若嘉的左足,和风吹来,飘来若嘉的体香,我就如同面对一片森林,百花开在此林深处,阵阵幽香随风入鼻,我想要奔跑,到密林深处探寻百花及清香——如此令我神摇心醉的感觉。我赞叹说:
    “我算是找对人了,你的腿长得和我的一样好。”
    若嘉吃吃笑说:“不要脸的坏蛋,你的腿哪里好了?”
    我拉起裤腿,拍拍小腿肉说道:“不信呀,我们来比比看谁的腿嫩。”
    若嘉仍躺在草地里掩口大笑,就是不动。我继续对若嘉的腿赞不绝口。
    过了一会,若嘉轻蔑地说:“笨死的坏蛋,腿哪里会好看。”
    我脸作大惊失色状:“难道你还有更好看的地方我没看到?”
    于是我俯下身去解若嘉的纽扣。若嘉大叫“救命呀,坏蛋”,一番挣扎,我一番撕扯,若嘉渐渐放弃了抵抗,呼救声变成了喘息声,我的身体很快就和若嘉的身体交织在了一起,若嘉的喘息变得绵长......
    许久之后,喘息声散去,夜又归于寂静。若嘉把一头秀发枕在我的右肩臂上,面向我侧着身,轻叹一声说:
    “唉,你真的好坏。”
    我就着若嘉的头发亲了亲她的脸颊。
    “我们这样就叫做‘野合’了吧。”若嘉幽幽地说道。
    听到‘野合’二字,我立马又来了精神,开始滔滔不绝:
    “我记得《史记》里说孔子的爸爸叔梁纥‘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’,这么伟大的圣人都是野合生的,如果这次我们生一个孩子,也一定是孔子一样的人物,要真这样,我就是‘孔子他爸’,你,就是‘孔子他妈’了.....”
    当时,许若嘉躺在草地里笑不可支。从此后,若嘉爱称我为“坏蛋”,我时常叫她“孔子他妈”。
    一年以后,许若嘉要出国,临行前夜,许若嘉说想再去一次小山坡的草地,于是我和若嘉又来到此地,谈话良久,当离愁袭上心头,许若嘉把两手搭在我的双肩,说:
   “出去了可能就不再回来了,再来一次,要是你有这狗屎运,我就让你当‘孔子他爸’......”
    于是有如做梦般地,我和许若嘉又交织在一起,第二天梦醒之后,许若嘉已去了美国。
    许若嘉离开后的这数年里,我们偶尔通讯,畅谈许久之余,我总会问许若嘉,我这“孔子他爸”当成没有、到底当成没有。许若嘉却始终不答,只是嘿嘿地笑说:你猜呢、你再猜。我猜是:我不仅当了“孔子他爸”,还做成了“美国人他爹”。不过,到目前为止,这到底还是个谜。
    许若嘉在和我的一年里,从未和我提起过两人以外的事情,使我偷情偷得“偷若无妻”,如此美丽而洒脱的女人,远离我,我常常地惋惜,如今我在月夜里写到这段,心底里对若嘉的思念油然而生。许若嘉说,野合令她终身难忘,身在异国他乡时常怀念,很想“再来一次”。而我从此后再没和别的女人“野合”,期待着若嘉的归来。
    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第三章。

(备忘:本章起于2010年6月29日夜,成于7月3日凌晨,于小溪家中)


该贴已经同步到 合金弹头的微博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8-24 04:2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加油吧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7-28 17:0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一下吧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2 15:0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朋友你好,想和你聊天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20 13:0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是好人啊~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站地图|新度网, 新事都 ( 闽ICP备10010292号  

GMT+8, 2018-7-18 15:04 , Processed in 0.102018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