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新度网,新事都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028|回复: 7

[我的偷情史] 我的偷情史(三)·分手游戏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7-22 13:1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许若嘉的远行,在很长时间里令我很不适应,若嘉带给我的爱情是如此简单,不用费心思量,却能深深地感触两情相悦,在若嘉走后,我喜欢在黄昏时看夕阳西下,天空渐渐拉起夜幕,思念却在滋长,在我已28岁时的心里,由于离合的影响,回忆与思念交融,有喜有愁,唯有移情才能断根。

    两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,我的手机响起,显示来电者是张小花,颇感意外,电话那头,张小花喜悦地说:“我在L市,住在SS酒店**号房,你过来看我吧。”

本文得到广告赞助
有心读者请点击本链接访问该淘宝店,点击收藏本店铺,不胜感激

    当张小花为我开门我走进房后,我就问:

    “可以抱你吗?”

    “可以。”

    于是我搂住张小花,又问道:

    “可以吻你吗?”

    “可以。”

    于是我亲吻着张小花。

    “你去洗个澡。”张小花猛地把我推开,把我推到卫生间。

    我哭丧着脸:“我又没带换洗的衣服,还要洗啊?”

    “你就是不穿衣服,也要洗洗。”

    自从我和张小花幼年时在女澡堂相遇,就深深结下了澡堂情缘,而张小花热衷于此,我们每次见面,小花总以洗澡为乐,怪哉,这个女人,直到我们三十多岁以后见面,还是要洗,也许我和张小花活到九十岁,也就该洗到九十岁了吧。

    当时我在卫生间里郁闷地冲着澡,张小花推门而进,笑嘻嘻地说道:“先生,您需要特殊服务吗?”

    我感觉很恼怒,没给她好脸色地说:“张小花同学,你是不是年少失足,在桑拿城做搓澡女干了几年?”

    张小花哈哈笑道:“老规矩,只搓澡,不做别的。”

    说罢,张小花就开始**服,我扭过头去,不看她。

    “转过来!胸脯先搓!”

    张小花一句话令我恼羞成怒,刚想发火,话到嘴边,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   我和张小花的这种**式交往,常人很难理解,除了前文说过的我与张小花幼年时的澡堂一遇,整件事还得从这四年前我和张小花久别十七后的重逢说起。

    28岁时的四年前,我24岁,那年的春天,即将大学毕业,充满奔向社会的喜悦,不过最终我没能为我的大学时代划上**的句号,很别扭地与大学女友分手了。此恋爱事,不在我偷情史之列,故不赘述,熬到毕业后,我象是一个满怀沧桑的老人,很想回到我阔别十七年的出生地——Y县去看一看故土的风景。

    当我踏上这片有着深刻的童年记忆的故土,四处寻访哪处依然熟悉、哪处已然陌生,四处和从前的邻居、父母的老友老同事介绍说我就是老弹头的儿子的时候,心中的阴郁,却不会因为与故旧久别重逢脸上挂满笑容而消散。下午,我走到SY小学,浏览一番,坐在苍柏树下,深思与回味一番......忽听放学铃响,见小学生们蜂涌而出,有说有笑朝校门走去,在眼观这些小男小女们中,忽然想起曾和张小花在此牵手走过,不禁泛起微笑。

    待小人潮散去,心想也该回L市了,于是起身往校门走,一女老师模样的女子从身后急急走过,走到了我的前面,我正思忖着此女身材如此之好,小学生们在此女教鞭之下该如何神魂颠倒,此女突然回头看我,我看到她左下颌下颈上的一颗小痣,猛感觉脸熟,不禁脱口而出:“张小花!”此女转身看住我,迟疑一会,也大叫:“弹头哥!”

    原来,张小花也此年毕业,回到SY小学做几个月实习老师,此时此地的相遇,让我们深感意外,当时张小花激动地使劲拍我的肩膀,让我至今还感觉疼。

    于是我丝毫想不起回程,于是我俩就找了家饭店点了饭菜,坐定。

    当时张小花说,原来以为我到现在会是一个富家子弟,因为我家曾是Y县的第一个个体户,没想到见着我时却是一副落魄样。那时我因为失恋,头发很久不理,长如女人,腿着牛仔裤,还有几口破洞,而且那时我,工作尚无着落,的确很穷酸,张小花说那顿饭她来请时,我也没有十分推辞去抢着付钱。当时我问着当年同学的情况,张小花海聊许久,说到王小刚,张小花先哈哈大笑起来,便津津有味地讲起一段轶事。说是:读初中时,正值王小刚青春发育期,上课时王小刚裤裆间总是顶起一顶小帐蓬,一日同桌女同学大怒,一巴掌奋力向小帐蓬拍去,结果导致王小刚**骨折,此后,张小花听其他同学说,王小刚上厕所小便,掏出家伙时,周围同学便看见一根水龙头状的东西在向下洒水。这故事让我很是哈哈大笑了一场。

    饭后已入夜,我说我先去找个旅馆住下,张小花说时间还早,不如散散步去。于是我们就往凤山走去。

    我们走着,聊着,渐渐就到了凤山脚下,Y县城上空的空气挺好,月明星稀,我举头望望明月,低头看看张小花,顿时感觉无比失落与,多少个这样的夜晚,我与大学女友曾沉醉在这样的夜色之中,如今却物是人非,叫人心痛,偏偏张小花此时又问道:“你交女朋友了吗?”令我无法再承受和掩饰心里的痛楚,我坐在山下的石阶上,开始嚎啕大哭,这一哭,张小花后来形容说是撕心裂肺,穿肠破肚,在夜里听来是鬼哭狼嚎,她心里是十分惊恐不安,出于同学道义,她才轻轻拍着我的背,安慰我,如果当时她吓得跑了,也许后来我们就能很做个很平常的朋友。

    当时我眼泪与鼻涕齐下,大哭了好一阵子,张小花坐在我身旁安慰我,并把我的头抱入她的怀中,张小花身上气若幽兰,很是好闻,使我顿时平静,停止哭泣,我伸手环抱着张小花,看着张小花的脸,张小花一脸平静,微风吹来,张小花的体香又入我鼻中,我就象一个饿了三天的人,突然看到了一碗香气四溢的粥,饥渴难耐,于是我抱住了张小花,在她的唇舌中吮吸着,要把她吸进肚里去,填满腹中的饥饿与心里的空虚。张小花也抱住我,让我感觉有点紧。

    我和张小花就这样亲吻着,寂静的夜里,啧啧有声,使我心里有股快乐的涌动。

    也许我们都觉得有些昏乱,于是放开彼此。一向感觉张小花很野蛮,即使我们有十七年没见,重逢时突然从幼年的记忆跳到成年,却一样感觉张小花就是野蛮。然而,一吻过后,张小花脸颊泛红,很害羞的样子,让我感觉女人味十足。

    张小花说我要回家了。我说那我去找个旅馆住。张小花说急什么,你先送我回家。说罢扭头就走,转眼就恢复了野蛮本质。于是我追向前去,送张小花回家。张小花一把抓住我的右手,说:十几年没拉手了哈。我说如果只算拉手,你是我第一个女人吧。张小花低头不语。我打量着张小花,她只比我矮半个头,身高是我喜欢的1米64到1米68之间,这个身高段的女子,我向来最欣赏。

    走到张小花家门口,才发现张小花的家已经搬了,已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破旧宿舍,而是建在河边的一幢小楼,门前小路林荫遮蔽,空气十分怡人。张小花说:“晚上你就住我家吧。”我有些吃惊,张小花微微一笑说:“我哥在深圳定居,我爸妈都去他那里帮他带孩子了,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    我并没多想,说声好就随张小花进了她的家。一楼客厅华灯亮起,眼前所见,让我知道了张小花生活富裕。灯光之下,张小花清秀的脸,泛着笑容,感觉她神采奕奕,而我,却暗暗自惭形秽。

    我问说:“我睡哪?”

    张小花说:“客房,跟我上二楼。”

    跟着张小花上楼,推门进去,张小花打开灯,我见她笑笑地说:“就这。”

    房间内装扮精致,很有女人味,不单是指风格,而且指气息,还带盥洗间,我说:“这不会是你的闺房吧?”

    张小花眨了下眼,说:“聪明,高兴吧?”

    我一阵晕眩:“好象有点快。”

    张小花问道:“什么有点快?”

    随即又说:“你可不要动歪脑筋,晚上我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

    后来,张小花就叫我去盥洗间洗澡,我原本只打算在Y县呆大半天就回去,所以没带换洗的衣物,所以感觉洗澡多此一举,但是为了睡在张小花的闺房,出于礼貌,我一声不吭就进了盥洗间,**,打开喷头洗澡。

    如同四年后在酒店房的卫生间,张小花突然推门进来,当时我有点激动却极力按捺,默默地看着张小花手捧睡衣走了进来,睡衣放在架子上,就开始脱去外套,我已经想不起当时我流了多少口水,直到张小花褪去最后一件遮蔽羞处的物什,我才感觉到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件尤物,这件尤物向我走来,把自己的乳房贴到我湿漉漉的胸膛上,把香唇献上,于是我们拥抱在一起,来了一段深吻。尤物的动作很激起我的生理反应,难以按捺住施展一番男人的本领的想法。

    张小花调皮地说:“现在雨天路滑,只宜洗澡,等出去再来。”

    对此我深信不疑,保持着绅士风度,任由张小花为我搓洗去身上的尘垢......

    我们走出盥洗间,张小花穿着睡衣,把我推倒在床上,说:“你躺好,我们先说说话。”

    于是我静静地躺着,张小花盘腿坐在我旁边,开始说话,不许我插嘴,不许我动手动脚。我躺在柔软的床上,闻着女性的馨香,仰脸看着张小花,张小花身披白色睡衣,一头长发披在肩上,令我心里感觉兴奋,却又安祥。

    张小花说,自我俩幼年女澡堂一别,她之所以对我态度完全转变,不是因为她之前没看过赤身**的小男孩,而是因为我是她同学,被她看了,感觉很奇怪。我搬家那天,她想来送我,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来,有如与恋人分手,心里很不舍,也感觉可惜。她说某某老师自我走后,一直提到我,还告诉我该老师退休之后,如何得病,如何仙逝,葬礼他的学生们如何摆排场等等。

    我心里说,不愧是当老师的料,嘴巴挺能侃的。

    张小花又开始说她的成长过程,说她如何孤军奋战,从小学读到高中,最后如何考上大学。

    我打了个哈欠。

    张小花又开始说她上大学后如何认识她的只拉过一回手的初恋男友,说我长得如何象他,她和他如何交往,如何分手。讲了好长。

    我连打三个哈欠。

    张小花又开始说......

    后面说的是什么,我如今已实在记不起来,因为那时我已意识模糊,失恋的数月苦熬使我有如囚徒,在那天突然得到释放,加上张小花的引诱,我的精神和心态无比放松,自我躺**以后,张小花向我展示的不是她的肉体,而是她如滔滔江水,绵绵不绝的口才,在我听来,如同阵阵催眠曲,在张小花长达至少三小时的演讲中,我早已睡如死猪。

    第二天早上,当我从美梦中醒来,张小花早已起床。我当时彻底糊涂了:昨晚张小花是睡在我旁边,还是到另外的房间去睡了,睡着以后的事情我毫无意识,因为睡得很死。

    我起床后,张小花拉我走出家门,说我们再玩一次分手,她得赶去学校,就此别过。于是她往学校去,我往车站乘车返回L市。

    此行以后,我对失恋问题就看开了,不再痛苦,因为我觉得我和张小花在一起的一晚,已经是对过去的爱情的背叛,既已背叛,又何必再去坚守那不可触摸的执着呢。此后,我和张小花见面数次,都是我去见她,她从没来找过我。曾有一段时间,我象发展党员一样想把张小花培养成为我的女朋友,可张小花坚持说她奉行独身主义,而且坚决不变。两年以后,我结婚了,四年之后,她来L市,住在酒店,召见我一次。

    这次她又叫我去洗澡,而且推门而入,和我一起洗澡,我想起四年前,我就哭笑不得,而她全然不把我当作已婚男子,令我感到又羞又恼,很想骂她几句,可是骂不出来,只想笑。

    就这样洗完澡后,我说:“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    张小花说:“不用,我还有事得出去办,你回家去吧。我们,第三次分手。”

    于是,我和张小花,自小到28岁,一共玩过三次分手游戏。



    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第四章。

(备忘:本章起于2010年7月7日晚,成于7月13日凌晨)



该贴已经同步到 合金弹头的微博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6-16 22:3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!不错!不错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3 22:5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也~~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7 08:0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!谢谢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10 14:5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,太爱你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8-14 12:25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牛牛牛牛呀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19 22:0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分享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站地图|新度网, 新事都 ( 闽ICP备10010292号  

GMT+8, 2018-10-18 06:42 , Processed in 0.09788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